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家族祠堂中,灯火昏暗,残夜暗沉。

跪在冰冷的地上,冬夜的凉意让膝盖麻木到失去知觉,采莲歌独自发呆,一颗心比冬夜的冷风还要凉。

关祠堂,禁足......

背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到现在都没有睡着,血迹干涸,沾着原本的衣物,贴在背上,阴冷与疼痛交杂,稍稍动一下,就能麻木到颤抖。

一场有预谋的栽赃,一个莫须有的罪名,一个父亲根本就没有的信任,然后,就是一场类似于羞辱的惩罚。

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到如今府中的下人都可以冷眼相对......

日子是什么时候变得突然难过起来了呢?采莲歌看着摇曳不明的烛火想着。

深沉安静的夜晚,最适合沉思。

好像,就是从舅舅从左相的位置下来之后......开始?

作为从小就被疼宠的侍郎府的嫡女,采莲歌第一次尝到了关祠堂的滋味。

半年前,舅舅梁岐突然被撤职,流放边疆。

舅舅为人一向很和善,而舅舅的名声一直都很好,所以对于这件事,莲歌一直非常疑惑。

可惜,还未等从突发的变故中醒过神来,莲歌发现自己在府中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。

母亲原本就不太受宠,在舅舅的事情出了之后,父亲更是连表面上的功夫都不愿意做了,娘亲那里日益冷清,就连府里的奴才都会看碟下菜,大哥也被父亲眼不见心不烦扔到了军队历练去了......

不知道的,还以为刘姨娘才是主子正妻吧?

采莲歌觉得,自己不得不学的面对现实一些,想一想以后该怎么办,自己以及母亲,的确是不能再老样子下去了,否则迟早会被刘姨娘以及她一干子女逼得没有退路。

深夜里,祠堂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。

采莲歌被打断了思绪,抬眼就看到小丫鬟采菱一脸担忧的来到自己眼前,“小姐,你饿了吧,”采菱眼圈都红了,“就知道刘姨娘不会对小姐心软的。”

烛光昏浊,一个转身就让后背的伤口好像开裂了一样,一滴冷汗流下,唇上的血色也削减了几分。

采菱一边说着,一边提过身后的食盒,将木盖子打开,里面煲好的鸡汤的味道刺激着已经一天都没吃过东西的采莲歌。

采莲歌心里有些什么东西一闪而过,伸手接过采菱手中的碗。

心中一点都没有了尝到鸡汤味道的热切,一种不安的思绪涌上心头,顿时,心里的冰冷又加剧了几分,将鸡汤送到嘴边,再抬头,就看到了采菱双眼放光盯着自己......

见莲歌突然抬头,采菱连忙躲闪了眼神,满脸堆笑掩饰自己的不自在。

莲歌将碗放下,采菱的心顿时提到了喉咙。

“小姐,快趁热喝了吧。”采菱忐忑不安,但是还是没有放弃的劝莲歌。

“要不然,趁热你喝了吧?”莲歌直视采菱。

官家大小姐的威严一直都在,此刻,采菱方知气场上,她与小姐相差悬殊,“小姐......您......您什么意思?”



》》》继续阅读《《《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