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的温度
  • 最后的温度
  • 分类:其他类型
  • 作者:宋清寒
  • 更新:2022-09-10 11:05:00
  • 最新章节:最后的温度第4章
继续看书
宋清寒黑眸一沉,想起了昨天那辆迈巴赫。 他想起来了。 那个坐在驾驶座上的,是陆家的小少爷陆珩,几年前在酒会上见过。

《最后的温度》精彩片段

“宋总,到了。”


直到车在兰庭酒店门口停下,宋清寒才回过神来。


他并没有看清那辆迈巴赫里的人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熟悉的感觉,宋清寒凝神想了一下,最终没再纠结,理了理西装走进酒店。


这场竞标会,他却没有见到那位传说中的时大小姐。


难不成她放弃了?


不会,这不像是那位大小姐的作风。


宋清寒既意外心里还隐隐有些不安,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
而就在竞标结束后的第二天,SJ竟然就直接宣布了时氏财团为合作对象。


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在办公室,助理汇报的时候都轻声细语,生怕宋总发怒。


这可是宋氏第一次失手啊!


而且竟然是失手在一个刚上任没多久的小丫头手里。


“宋总,据说时氏财团那边昨天在竞标会之前,就已经趁机找到史密斯谈合作了。”


宋清寒黑眸一沉,想起了昨天那辆迈巴赫。


他想起来了。


那个坐在驾驶座上的,是陆家的小少爷陆珩,几年前在酒会上见过。


那副驾驶座上那个长发看不清脸的女人,一定就是那位时家大小姐了。


气质看着挺强势的,果然跟她的行事作风一样。


有意思,宋清寒忽而嗤笑了一声。


在京北这地方,他倒是还从没有遇到过能在自己手里抢东西的人。


助理看到自家宋总不但没发火,眼里竟然还好像有诡异的笑意,一下就腿软了。


“宋,宋总?”


宋清寒看了他一眼,恢复原本的冷淡表情,“没事了,你出去吧。”


‘好,好的。’


原本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走进去的助理,就这样毫发无损的离开了。


晚上,陆珩为了给时栀的首战告捷庆功,特地在庄园的后花园里摆了张长桌请时栀吃饭。


一边帮她切牛排,边问:“栀栀,你到底是怎么说服史密斯的?他可不是个善茬。”


时栀神秘一笑:“我跟他说,我有信心让索菲成为中国第一的香水品牌,而且能让他在一个月之内就看到我的诚意。”


“什么诚意?”


时栀放下刀叉,慢慢道:“请南希出山。”


短短五个字,成功让刚喝了口红酒的陆珩呛到了,他笑着咳嗽了几下。


“你自己请自己?栀栀,真有你的啊!”


没错,三年前忽然消失的国际知名调香师南希,其实就是时栀本人。


她从小就有极高的调香天赋,只是三年前为了和宋清寒结婚,时栀不仅放弃了时家大小姐的身份,更是连南希的身份也放弃了。


如今,为了自己的事业,她亦决定重新捡起来。


她要把自己失去的一切,全部慢慢拿回来。


“南希的身份对索菲的发展有极大的帮助,我也会选择一个适当的时机,公开时栀就是南希。”


陆珩很赞同她的打算,又问道:“对了,你当初那最后一瓶LoveActually呢?这瓶香水在圈里很受追捧,万金难求,我们可以先用它做文章。”


“不在我这儿,”时栀叉起一小块牛排,平淡道:“给宋清寒了。”


留下那瓶她最喜欢的香水,也就是把自己的所有情意爱恋全部留下。


走出来的,才是现在的时栀。



但令时栀没想到的是,她没打算用LoveActually做文章,可没过几天,这瓶香水就在时尚圈掀起了一阵风浪。


而起因,是苏文音在微博po出自拍照的时候,露出了身后的LoveActually。


这可是全世界只有三瓶的收藏级别香水,饶是苏文音从前在国外做超模人气多高,也没有拥有过,据说前两年有个一线时尚杂志的主编花上千万也没买到。


所以当她在宋清寒房间看到这瓶香水时,激动地差点跳起来,随即又想到,自从自己摔伤后,被一些模特后辈瓜分走了很多资源和热度。


立刻就想到这瓶香水,可以帮自己博回一些关注度。


于是她故意在自拍的时候露出这瓶身,果然马上被眼尖的人认出来。


那位一线杂志的主编自然也注意到了,甚至主动联系了苏文音。


就在她获得巨大流量关注的时候,负面评论也一应而来。


“笑死了,苏文音晒的是假香水?”


“肯定山寨的啊,LoveActually全球只有三瓶,一瓶被一个北舊shígG獨伽美收藏家买了,一瓶在好莱坞巨星安吉丽娜手里,最后一瓶在南希本人手里,苏文音那瓶哪儿来的?”


“亏她以前还是模特,晒山寨货,犯了时尚圈的大忌诶。”


“这下怕是要被封杀了。”


……


时氏财团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,陆珩笑嘻嘻的把手机伸到时栀面前。


“栀栀,苏文音晒得这瓶应该是你留下的吧,啧啧,明明是正品,网友全在讨伐她买假货。”


时栀闻言,瞥了一面手机,果然就是她手上的那瓶。


所以,宋清寒把她留下的香水转头就送给了苏文音?


哪怕已经决定放下以前的事,时栀的心仍微微沉了一下,那毕竟是她最得意的作品。


她低声道:“与我无关,你很闲吗?怎么还有空来我这儿?”


她这么一问,陆珩这才想起来自己过来的正事。


“我是有个礼物送给你。”


他拿出一个U盘,插进时栀的电脑,里面竟然有一个名为“苏文音”的文件夹。


陆珩凉凉一笑:“自己看吧,这个苏文音可不简单。”


时栀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低头点进那个文件夹,这一看,竟然也有些怔住了。


原来,苏文音从国外回来不仅是因为腿摔伤了,还因为跟男超模乱搞?


不仅插足人家情侣,还拍下各种艳照,甚至怀了有妇之夫的孩子去做流产手术,被经纪公司发现之后,干脆借着她腿摔伤为名彻底把苏文音赶回国了。


这里面,全是和那些男模私生活混乱的照片和视频,甚至还有她去医院打胎的手术报告。


看完后,时栀忍不住皱了皱眉,忍住心里那股反胃的感觉。


这样的女人,竟然也让宋清寒念念不忘了那么多年?


究竟是苏文音太会装,还是宋清寒被爱蒙蔽了双眼?


时栀摇了摇头,不想再看到这些污秽的画面,合上了电脑。


陆珩看出她心情不好,幽幽开口:“宋清寒别是个瞎子,你这三年掏心掏肺他看不见,苏文音表面搞事业背地里跟男人乱搞他也看不见。”


时栀缓缓道:“也许是他对苏文音的爱,已经到了并不在乎这些东西的地步吧。”



“好了,不要再提起他们了。”


反正不管苏文音为人究竟如何,那都是宋清寒自己选的,与她无关。


她又开始埋头工作起来。


这次假香水风波并没有给苏文音带来很久的困扰,因为马上她就又拍了一张带有编号的图自证清白,证明香水是真的。


这就是南希本人手里的那瓶的专属编号。


这张图一出,质疑的人瞬间没话说了,只能感叹苏文音哪怕回国了人脉也广,居然连南希的香水都能搞到手。


而她也很聪明的利用了这次机会,主动跟那个时尚杂志主编套近乎,并表示可以把香水让给她。


嗜香如命的主编自然承了她这次情,给了苏文音一次上杂志封面的机会。


这本杂志封面十分难上,就连影后来了也要排队。


苏文音却轻而易举的得到了机会,一时间得意到不行。


而直到最后,宋清寒才知道她背着自己做的这些交易,心中有些不快。


书房,苏文音故意放软了声音,求他:“阿时,我只是太热爱我的工作了,你看我的腿都快好了,但暂时没办法走秀,我也很难过,Lisa很喜欢那瓶香水,我没办法才说让给她的……”


宋清寒面色不算好看,他自然不是舍不得一瓶香水,毕竟那也不是他的,只是苏文音自作主张的性格,让向来做主惯了的他感到不适应。


真奇怪,他虽然不喜欢时栀那种软弱的性格,但这三年却好像又已经习惯了别人的温柔顺从。


看他面色不虞,苏文音又软声开口:“阿时,我保证只有这一次。”


毕竟是心爱之人,宋清寒心里叹了口气,终究是选择让步。


“算了,下次做什么事之前记得跟我商量。”


苏文音立刻喜笑颜开,连连答应。


她离开后,书房回归了安静,而宋清寒看着那瓶即将被送出去的香水,脑海里不可遏制的出现了时栀那张永远带着浅笑的脸。


不管她是怎么弄到这瓶香水的,现在他既然要把她留下的东西给别人,至少还是跟她说一声?


想了许久,宋清寒拿出手机,拨通了时栀的号码。


拨出时,他又想起,她现在过得怎么样?


离开时一分钱也没拿,现在说不定连生存都困难。


他皱了皱眉。


这个女人,平时看着软弱,这种时候却非要撑什么面子。


算了,看在她留下的香水帮了文音的份上,他会再给她一笔钱。


那头,铃声响了几声,时栀才拿起手机,一看到上面熟悉的号码,她眼里划过一丝冷然。


宋清寒?


她没接通,听到铃声锲而不舍的响着,嘴唇冷冷一勾,果断点了拒接。


接着,又对着屏幕操作了几下。


“搞定!”


宋清寒看到电话被挂了,还愣了愣,又想到自己从前从没主动给她打过电话,也许她不认识。


他难得耐心的又拨了过去。


可五秒过后,手机里机械的说话声传来,宋清寒原本还算温和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。


她……竟然把他拉黑了?!


他气得冷笑,将手机扔在桌子上,刚才心里那份恻隐之心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

一周后,苏文音就正式登上了那家一线杂志封面。


为她拍摄的知名摄影师在微博PO出了几张预告照片,粉丝们纷纷吹起了彩虹屁。


“姐姐好美!不愧是国际超模,太有气质了。”


“苏文音也太牛了吧,从国外回来马上就能接到一线杂志封面,不愧是顶流模特!”


“小道消息,人家未婚夫还是大总裁,据说等了她三年呢!”


“太幸福了吧,这是什么人生赢家啊!”


……


就这样,苏文音在国内的热度也彻底起来了,甚至人气几乎都要超越在国外的时候。


而时栀两耳不闻窗外事,正在潜心调制新的香水。


工作室里,时栀正在调香,陆珩拿着手机走进来,面色有些不好。


时栀一边盯着手里的液体一边问:“怎么了?”


陆珩将手机给她看:“栀栀,你那最后一瓶LoveActually,被苏文音拿去送人了。”


时栀的动作一滞,看向手机屏幕,是一个杂志主编分享在社交平台上的照片,正是她那瓶香水。


陆珩气道:“她拿到那么多时尚资源,肯定是拿你的东西做交易了。”


时栀没说话,只是手缓缓收紧,她从前最为得意的作品,不仅被苏文音拿来到处炫耀,更成为了她讨好别人的礼物。


而这一切,也一定是在宋清寒的默许下进行。


她盯着那张照片看了许久,最后才收回目光,冷淡道:“LoveActually再珍贵,也已经是过去式了。”


既然决定了和过去告别,还管他们把这瓶香水送给谁做什么。


“陆珩,相信我,我的下一个作品,更加惊艳。”


她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瓶子,里面装着淡绿色的液体。


“有了它,索菲一定会一炮而红。”


时栀没有猜错,这瓶香水制作出来后,只进行了小范围上市,就立刻好评如潮。


而时氏财团也同时公布了与南希合作的新闻,南希出山加上新香水问世,索菲的关注度大大提升。


时栀忙不迭的忙着事业,没空去管别人,可那两人却就像不肯放过她一样。


这几天,外界传出了宋清寒和苏文音订婚的消息。


是苏文音自己接受采访的时候忍不住炫耀的。


而她在公布婚讯的同时,还顺带着踩了一脚时栀。


记者问:“听说宋氏总裁在此之前有一任妻子,是在你回来之后离婚的,请问离婚是否跟你有关系呢?”


苏文音对时栀不屑一顾极了:“我是阿时的初恋,还是一起长大的,根本不存在我插足感情这一说,我们一直都是相爱的。”


“至于阿时的前妻,其实也是个可怜人,她乡下出身,太穷了,所以一直缠着他不肯走,但阿时给了她一笔钱之后,她就同意离婚了。”


短短几句回答,就在媒体面前将时栀定性成了一个心里只有钱的捞女。


这段采访在网络上疯传,粉丝也为她叫好。


“这不就是总裁的白月光?好幸福!”


“所以前妻只是图钱的捞女吧?这种女人怎么比得上我们的大超模!”


“这么快就订婚,总裁对文音真是真爱啊!”


……



最新更新
继续看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