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明星伴郎小说
继续看书
刚替他挡了前女友,又反被他调戏,真是好心没好报。我没理会,趁着他等红灯的间隙,把手机反手一扔——精准无误,砸中要害。沈绻闷哼一声,瞬间夹紧了腿,脸色一白。「砸坏了你负责么……」

《男明星伴郎小说》精彩片段

我讪笑,「剧情需要,剧情需要。」


幸好,这时车队已经出发了,他收回目光,也跟着发动了车子。


我们是车队最后一辆车,直到婚车出发,也没人再上来。


一路无话。


帅哥有点高冷,除了问我空调温度可不可以外,便再没了动静。


不过,中途他放在扶手箱上的手机响了。


我下意识地扫了一眼,屏幕上赫然三个大字: 「前女友」。


他扫了一眼,也看见了。


「帮我接一下」,他单手搭着方向盘,声色淡淡,「帮个忙,说你是我女朋友,帮我搞定她。」


「好处?」


「一会给你塞两个红包。」


我立即接通了电话,嗓音放软,「喂,请问你是?」


对面沉默两秒,一道吼声瞬间炸响:


「你是谁?让沈绻滚出来接电话!」


好家伙,我被她吼的耳鸣了几秒。


「不好意思,沈绻睡着了」,说着,我勾勾唇,语气缱绻,「他刚刚太厉害了,这会有点累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。」


说完,我径直挂了电话,并在挂断前补充了一句,「明天也别打了,我不会让他接的。」


名为沈绻的帅哥转头看了我一眼,勾着唇笑,语气意味深长。


「我刚刚,怎么厉害了?」


……这人真是,明知故问。


刚替他挡了前女友,又反被他调戏,真是好心没好报。


我没理会,趁着他等红灯的间隙,把手机反手一扔——


精准无误,砸中要害。


沈绻闷哼一声,瞬间夹紧了腿,脸色一白。


「砸坏了你负责么……」


我倚着车窗,笑眯眯地指了指前方,「绿灯了,快开车。」


沈绻骂骂咧咧的继续开车。


婚宴酒店楼下,我俩一起下了车,沈绻倒是没忘自己还是伴郎,整理了下身上西服,准备过去。


「喂。」


我没忍住,开口叫住了他。


沈绻停下身形,转头看我。


「那位黑长直的伴娘,是你女朋友?」


我将双手背在身后,手指绞作一团。


刚刚,我注意到,在我们疯狂砸着沈绻时,那个伴娘默默地护住了他,即便当时场面混乱,我依旧注意到了她眼底的温柔。


而且,她是一众伴娘里最漂亮的一位。


沈绻愣了一下,随即勾了勾唇,「不是,朋友而已。」


说完,他挑挑眉,「走吧,带你去吃席。」


酒店大堂。


我寻了处角落,找了一张人不多的桌子坐下,静待开席。


落座前,我还去账房那里随了礼金,因为关系实在太远,我妈交代,行礼两百块。


接下来的流程,和往常婚礼也没什么两样。


新娘子挽着父亲的手缓缓入场,父亲把她交到另一个男人手里,讲了一段话,哽咽的语气,真挚的话语,听的人潸然泪下。


婚礼上,唯一引起我注意的是,有一个伴郎伴娘携手上台的环节。


那位黑长直的漂亮伴娘,明显是想要和沈绻一起,然而,等到他们时,沈绻微微侧身,把身后的哥们推了上去。


宾客瞩目下,伴娘没办法,只能抿着唇与被推上前的伴郎携手上台。


而下一刻,台上,沈绻的目光越过人群,轻飘飘地落在了我身上。


然后,勾了勾唇角。


那一刻,我坐在最角落的桌前,看着台上那张含着笑意的脸。


心脏悄然悸动。


典礼结束,正式开席。


反正一桌子人我也不认识,便低头猛干饭。


不得不说,这家酒店的大锅菜味道还不错,我一边啃着排骨,一边默默地想:


以后等我结婚,也在这里举办吧,这样办完典礼,我还能美餐一顿。


吃饱喝足,我打了个饱嗝,拿起纸巾优雅地擦了擦嘴,想着反正礼金随了,这里我也谁都不认识,便准备离开。


然而——


刚站起身,便被人拦下。


是他,沈绻。


他单手搭在我椅背上,唇角勾笑,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,似乎是等我很久了。


「吃饱了?」


我下意识地擦了擦嘴角,「嗯。」


想了想,我又努力地给自己找补,「其实我胃口很小的。」


沈绻笑意加深,「嗯,看出来了。」


这人也不说话,就这么笑吟吟地看着我,我被看的心跳直加速,想要绕开他出去,却再度被拦下。


沈绻身子伏低了几分,「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,你到底是娘家的,还是婆家的?」


我想了想,「娘家的,我是她小叔子的二叔公的姐夫的侄孙女。」


沈绻笑了,「那应该属于婆家。不过,不好意思,我是新娘的小叔子,我可没有什么二叔公。」


我怔住了。


没有……二叔公?


这段关系可不是我瞎编的,是我妈早上给我说的,为防婚礼上有人问起,我几乎背的滚瓜烂熟。


四目相对,沈绻目光真诚,丝毫不像说谎。


我心里一慌,连忙给我妈拨了电话。


确认了一下,关系绝对没错,我妈语重心长地问道:「周诗语,新郎姓张,你没跑错场吧……四饼,胡了!」


忽略掉我妈后面那道吼声,我缓缓转头看向沈绻,「新郎姓什么?」


沈绻挑眉,「新郎是我亲哥,也姓沈。」


……完了。


赶在我妈发飙前挂了电话,我回过神,朝着门口飞奔去。


身后是沈绻不解的喊声,「你去哪?」


去哪,当然是去要回礼金了。


然而……我失败了。


账房不肯退账,我也不好意思深究,毕竟是我自己搞错了。


但我很郁闷,两场婚礼,同一家酒店,只不过,一个在一号厅,一个在二号厅。


我站在大厅门口给我妈发消息,「你那远房亲戚不随礼了行不?」


我妈几乎秒回:「你下个月生活费不给了行不?」


……我还是向生活低了头。


跑去二号厅,又重新随礼二百块,我悻悻地出来。


本想拿着我妈给的「公费」来蹭顿饭,结果反倒搭了二百。


刚出宴厅,沈绻的身影又出现在我视线中。


他乐不可支,「怎么,参加婚礼跑错场了?」


我向来嘴硬,「那边太没意思,故意来这边凑凑热闹。」


沈绻轻笑,从怀里抽出了一样东西,随手扔来。


我手忙脚乱地接住,是两个红包。


他挑眉,「答应你的小红包,收着吧。」


这种红包一般也就几块钱,我便没客气,装进了包里。


叹了一口气,我准备离开这个伤心之地,路却再度被沈绻挡住。


他掏出手机,递到我面前。


「加个好友吧,帮忙帮到底,之后可能还需要你帮我应付前女友。」


「好处?」


沈绻笑了,「红包?」


「成交!」


我痛快地加了他的微信,其实红不红包的不重要,主要是想和帅哥有点后续发展。


加了好友,沈绻收起手机,「走吧,送你回家。」


然而,我跟在沈绻身后,刚走到酒店门口,这人便来了个急刹车。


我险些撞到他背上。


抬头,便见沈绻压低了嗓音,「妹子,来活了。」


??


我一头雾水。


然后,便看见沈绻朝着前方微微扬了下头,我顺着他的动作看去。


前面站了一位姑娘,双手环胸,身材纤瘦。


沈绻轻轻握住了我的手,掌心温热。


「那个,我前女友本人,贼猛。」


我被沈绻握着的手颤抖了一下。


搞什么。


刚收两个小红包,客户就送上门了,而且……


这人握着我的手,伪装出一副热恋情侣的模样,也没告诉我他这位前女友究竟是怎么个猛法?


我咽了下口水,静静注视着对面的姑娘。


啧,这小胳膊腿,应该掀不起什么风浪吧?


然而,我错了。


沈绻说的没错,他前女友……贼猛。


身材瘦削的小姑娘,径直走上前来,目光凌厉地从我和沈绻交握的手上扫过。


一开口就是王炸:


「沈绻,我还没同意分手,你tm这是劈腿!你信不信我yan了你?」


「你那三秒男还好意思出轨?」


等等,信息量有点大,我瞬间看向沈绻,目光探究。


这人也看向我,气的脸红脖子粗,他明明一个字都没说,可眼里却分明写满了三个大字:


「我不是!」


在沈绻皱着眉说他们已经分手半年,且他现在已经有了女朋友时,那姑娘二话不说,扬起巴掌朝我扇了过来!


我:??


我又没说话,要扇也是扇沈绻好吧!


于是,我眼疾手快,一把扯过沈绻挡在我面前。


「啪!」


清脆的巴掌声,巨响。


这准头,这力度……


我咽了下口水,终于相信了之前沈绻的话。


要命了,这种动手型的我哪里弄的过?


于是,我只能暗地里狠狠掐了大腿一下,瞬间红了眼。


对面太彪悍,我只能演绿茶了。


眼角噙着泪,我转头拽住一旁看戏的几位大妈,「阿姨,你们看,她们都分手半年了,可她平时一直纠缠我男朋友就算了,今天还跑过来打人……」


腿部隐隐作痛,眼泪唰地落了下来。


「阿姨,你们说哪有这么欺负人的?你看我男朋友被她打的……」


说着,我指了指沈绻那红肿的半边脸。


果然,热心的大妈们瞬间义愤填膺,纷纷去指责沈绻那位前女友。


我国大妈果然不是吃素的,论讨伐论实战,绝对都吊打沈绻的野蛮前女友。


大妈们嗓门极高,三言两语就吸引来一群围观群众。


然后——


我趁乱拽着沈绻跑了。


开玩笑,留在那继续等着挨巴掌吗?


车上,沈绻放着轻音乐,一言不发。


我侧头看看,啧,半张俊脸肿起,怪让人心疼的。


「你俩到底分手没?」


沈绻转头看我,这个问题倒是回答的极为认真,「我发誓,早分了。」


「她提的分手,就因为早餐我没买她最爱吃的小笼包,她追着我骂了一条街,然后怒提分手。」


我惊呆了。


「所以你……」


「我当然同意了!」


沈绻扶额,「那不是分手,简直是恩赐。」


「不过,可能是我同意的太痛快,也可能是分手后我过的太潇洒,她面子挂不住,又一口咬定她当初随口说的,单方面的不承认我俩已经分手了。」


「然后?」


我吃瓜吃的正起劲,却见沈绻耸耸肩,「然后,她追着我骂了半年了。」


「没了?」


沈绻点点头。


我沉默了几秒,然后从包里掏出红包,默默地塞回给沈绻。


「红包还你吧,这工作难度太大,恐难胜任。」


下一秒,红包却又被他扔了回来。


「那不行,我看你今天应付的挺好的,以后还是拜托你了,临时女友。」


说着,他启动车子,「你家住哪?」


我犹豫了一下,报了地址。


沈绻笑了,「巧了,和我前女友一个小区。」


「……」


讲真,我后背都凉了。


真tm晦气。


……这人真是,明知故问。


刚替他挡了前女友,又反被他调戏,真是好心没好报。


我没理会,趁着他等红灯的间隙,把手机反手一扔——


精准无误,砸中要害。


沈绻闷哼一声,瞬间夹紧了腿,脸色一白。


「砸坏了你负责吗……」


我倚着车窗,笑眯眯地指了指前方,「绿灯了,快开车。」


沈绻骂骂咧咧地继续开车。


婚宴酒店楼下,我俩一起下了车。


沈绻倒是没忘自己还是伴郎,整理了下身上西服,准备过去。


「喂。」我没忍住,开口叫住了他。


沈绻停下身形,转头看我。


「那位黑长直的伴娘,是你女朋友?」


我将双手背在身后,手指绞作一团。


刚刚,我注意到,在我们疯狂砸沈绻时,那个伴娘默默地护住了他。


即便当时场面混乱,我依旧注意到了她眼底的温柔。


而且,她是一众伴娘里最漂亮的一位。


沈绻愣了一下,随即勾了勾唇,「不是,朋友而已。」


说完,他挑挑眉,「走吧,带你去吃席。」

最新更新
继续看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