傻婿的倾城老婆
  • 傻婿的倾城老婆
  • 分类:女频言情
  • 作者:奔跑的大牛作者
  • 更新:2022-07-15 23:38:00
  • 最新章节:第3章 板上鱼肉
继续看书
三年前,一场车祸之后,萧凡的父母惨死,他变成了傻子。后来,他入赘到苏家为婿,成为别眼中的傻婿。上门女婿的日子不好过,一个傻子赘婿的日子,更是难上加难。除了妻子苏曼玉,没有人将萧凡放在心上,都想尽办法欺辱他。直到三年后,一次意外,让他获得始祖传承,从此,他凭借锁魂九龙针,开启最强逆袭人生之路!

《傻婿的倾城老婆》精彩片段

“大傻子,过来,我有好东西给你。”

听到小姨子的呼唤,萧凡站在门口嘿嘿的直笑。

三年前冬日,萧凡带着父母去南方旅游,意外车祸。

父母当场死亡,萧凡也变成了痴痴傻傻的样子。

一代商业奇才也只落到了遭人白眼的田地。

“好好。”萧凡憨憨的接过苏曼丽手里的东西。

苏曼丽风姿绰约,脸蛋俏丽,身材婀娜,虽然不及姐姐苏曼玉那般出尘艳艳的气质,但也不失为一名出众夺目的美人。

今天苏曼丽穿了一件露肩连衣裙,完美的身材若隐若现,酥胸半抹,一只玉臂搭在了萧凡的肩膀上,沟壑可见。

萧凡虽然傻,但生理功能正常,也有基本的廉耻。

苏曼丽晃着那双羊脂白腿,一脸撒娇的说道。

“你看见这张纸了没,在这里写上你的名字,想要什么都可以。”

萧凡的脸一下子羞的通红,咕咚咽了一口口水。

这是一份房产转让协议书。

自从萧家出事以后,苏曼玉代替执掌萧氏集团。

虽然苏曼玉极力的维持着萧家的生意,但无奈有却始终填不上父母和妹妹苏曼丽的亏空。

就在昨天,苏曼丽又酒驾撞人,现在急需一大笔资金。

账上已经没有可以挪用的资金,苏曼丽只好打起萧凡这间别墅的主意。

“不,不行,曼玉说了,不能随便写自己的名字。”

这样的事情早就不是第一次了,就算是个傻子吃亏多了也长见识。

苏曼丽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,这小子是真傻还是装傻?

苏曼丽口吐香兰,一双眼睛极具诱惑的看着萧凡。

两根修长的大腿并在一起,黑色的网纹丝袜,看上去充满了诱惑。

“萧凡,只要你在这上面写下你的名字,我就陪你玩好玩的。”

“什么是好玩的?”

接着苏曼丽伸出一双玉手紧紧握住萧凡,往自己大腿上引。

“来,摸摸。可滑了。”

萧凡咽了一口口水,但是还是不敢伸手。

一只是一个劲的傻笑。

“臭傻子,快点给我签啊!”

见萧凡不吃这一套,苏曼丽当场就怒了,小手揪着萧凡的胳膊使劲一拧。

“啊!”萧凡一阵吃痛喊出了声来。

看着苏曼丽恶狠狠的样子,萧凡一脸委屈巴巴。

被苏曼丽欺负不是一两次了,萧凡知道自己要是不答应,苏曼丽估计又会拿针扎自己。

没有办法,萧凡只能红着眼睛签下弯弯曲曲的名字。

门被一下子推开,夺门而入的不是别人正是苏曼玉。

一身俏丽的职业装将她傲人的身材勾勒出一条完美的曲线。

倾国倾城的俏脸,一双玉腿长出了天际。

一股冰冷美艳的气质绝对不是苏曼丽这个半大姑娘所能拥有的。

萧凡见苏曼玉来了,一下子扑到了苏曼玉的身前。

委屈的泪水哇的一声便涌了出来。

“曼玉,曼丽欺负我,欺负我,疼,好疼。”

苏曼丽狠狠瞪了萧凡一眼:“臭傻子,你还知道告状?你以为姐姐来了,我就不敢打你了吗?”

说着苏曼丽捡起桌子上的茶杯便对着萧凡丢了过去。

“啪。”杯子落在了地上,摔的粉碎,连苏曼玉都吓了一跳。

“你干什么,曼丽,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萧凡再怎么说也是你姐夫,你能这么对他吗?”

“什么姐夫,他就是个傻子,废物。姐,你跟这种东西在一起,你不觉得委屈吗?”

苏曼玉和萧凡的结合是两家族长辈定下的,当时的萧凡是汉中市商业翘楚,苏曼玉是汉中第一美人,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。

本来出事之后,苏曼玉也尽心竭力的在照顾萧凡,可当她意识到萧凡一辈子都是个傻子的时候,不免心中也有几分怨天尤人。

“够了!”

“这些年你从萧家得到的好处还少吗?你就忍心这么欺负萧凡?”

这时,苏曼玉突然发现了苏曼丽手中的合同,黛眉微微一皱。

“那是什么?”

见姐姐发现了合同,索性苏曼丽也不藏着掖着了。

“姐,我昨晚上撞人了,需要一大笔的赔偿金,你就再救我这一次吧,我不想坐牢。”

苏曼玉恍然大悟,萧家户头上已经没有钱了,就算是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妹妹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。

“不行!这是萧凡最后的东西了,你要是拿走了,萧凡和我住在哪?”

“我可以和你再想办法。”

说着,苏曼玉就要上前去抢夺转让书。

“还有什么办法,要是不卖这间房子,我就得去坐牢!萧家让你守了这么多年活寡,让咱们家这么多年抬不起头,这点补偿算的了什么!”

不一会儿两人就撕扯在了一起。

“姐,我可是你亲妹妹,你就为了那个傻子跟我翻脸吗?”说着苏曼丽对着姐姐咆哮道。

“你混蛋!”苏曼玉直接一巴掌抽在了妹妹脸上。

苏曼丽顿时火冒三丈,一把揪住了姐姐的衣领。

见两人吵成了一团,萧凡下意识的以为是苏曼丽在欺负妻子。

“不准你欺负曼玉!”

说着萧凡便踉踉跄跄的冲了上来,自从出了车祸,四肢协调能力也差了很多。

“去你的!”苏曼丽瞅准了一脚狠狠踹在了萧凡的身上,萧凡身子一斜,直接撞在了旁边的大理石茶几上。

鲜血直流!

“萧凡!”苏曼玉一下子扑到了萧凡的身边。

苏曼丽脸色苍白,急忙放下协议书,连声说道:“是他不小心撞的,这不赖我,不赖我。”

说完,苏曼丽后退几步,神色慌张,从家里跑了出去。

流出的血水滴在了萧凡胸口的赤玉之上,瞬间一股红色的暖流顺着胸口冲入了萧凡的大脑之中。

脑海之中突然间一道洪钟大吕般的声音响起。

“萧家小儿,吾乃萧家始祖,道医圣人,一生驰骋天际,无人能及,羽化之际一缕残魂留于玉佩之中。今日萧家后人蒙难如此,我将毕生知识传承于你,愿你再造乾坤!”

不等萧凡发出质问,海量的上古医学知识和一股神奇的能量便全部涌入了他的大脑之中。

全身一阵颤抖,额头上的伤口也在眨眼之间愈合。

大脑如同灌入了一阵清泉,将原本的浑浊全部涤清,意识瞬间清醒了起来。

睁开眼,一副极有分量的傲人在眼前晃动,苏曼玉一脸悲伤的用纸巾紧紧按着萧凡脑袋上的伤口。

“曼玉,别哭。”

苏曼玉愣了一下。

萧凡说话的语气中没有了那种傻里傻气,眼神也清澈起来。

“萧凡,你,你清醒了?”

萧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。

苏曼玉眼含热泪,忍不住泪水一下子如同泉涌一般的流了出来。

拳头拼命的打在萧凡的身上。

“你为什么,为什么不早一些清醒,你知不知道我这些年好累,好累。”

萧凡一把搂住苏曼玉,紧紧的抱住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是我不好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苏曼玉抽泣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缓过劲来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就算是清醒了又怎样。

一个人三年痴傻,一辈子也算是完了。

再说,现在萧家已经是这个局面,就算是当年的萧凡也是无力回天吧。

苏曼玉深吸一口气,心里填满了这么多年来的委屈,抱怨,恨意。

现在的她都不知道,对萧凡的感情是同情还是当年的喜欢。

“曼玉,以后这个家就让我担起来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苏曼玉只是不停的摇头,看向萧凡心中依旧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萧凡,曼丽又出事了,昨天晚上酒驾把人撞了,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。你在家里休息一会儿,我去医院一趟。”

“我陪你去吧,多个人多份力量。”

苏曼玉黛眉微皱,思考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“好吧,那就一起吧。”

苏曼玉开车,两人很快赶往市立医院。

经过一番打听,苏曼玉来到了病人的房间。

病房外面站满了一行身着黑色西服的保镖,不少在走廊里来回攒动。

一看这架势,被撞伤的人家就不是好惹的。

苏曼丽被紧紧的围在里面,脸上几个红红的手印,应该是刚刚被人赏了巴掌。

看见妹妹被打,苏曼玉直接冲了过去。

“你们凭什么打人啊!”

瞬间,一群黑衣保镖迅速围了上来,恐怖的威压迅速笼罩。

苏曼玉的话还没有说完,里面一个身材高大,年纪在四十多岁的男人便走了过来。

男人一身唐装,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,面目狰狞,冷冰冰的问道。

“你是肇事者的什么人?”

“我叫苏曼玉,是苏曼丽的姐姐。”

对方眼神一冷,狠狠的抽出了一个巴掌,苏曼玉刚要伸手去挡,结果身前一道魁梧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。

男人的巴掌被萧凡一只胳膊挡住,低声说道。

“先生,我们是来解决事情的,你上来就动手打人,这不合乎情理吧。”

男人是孙家的管家,孙世恒,出身行伍,之前隶属炎夏某特种部队,他的一击,若非高手绝对挡不住。

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男子竟然挡了下来。

“情理?呵呵,你们醉酒撞了我们孙家的少主,现在跟我说情理?我打你还算是轻的,要是我们家少主有个三长两短,让你们全家陪葬都不够!”

孙世恒的语气沉重,没有半分夸大的成分。

听到孙家这个名字,苏曼玉脸色蜡白。

孙家,汉中市有名的望族,在各行各业都有产业分布,在汉中市可以说是手眼通天的存在。

别说他们家,就算是当年的萧家未见的就能得罪起他们。

萧凡也深吸了一口气,这个苏曼丽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整个家都几乎被她毁了。

苏曼丽则怯怯的站在一旁,早就没有在家里的嚣张跋扈,安静的像个冬眠的乌龟。

稳了一下心神之后,萧凡开口说道。

“孙先生,你们家少主的事情,我们一定会负责到底的,我叫萧凡,是苏曼丽的姐夫,我不会跑的。”

孙世恒冷冷一笑:“跑?你们跑得了吗?”

“在孙家面前,你们就是些蝼蚁,我动动脚趾都能把你们碾死。”

“你们三个现在就给我跪在病房门口给我家少主祈福,否则我打断你们的双腿。”

话音刚落,苏曼丽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孙世恒的面前。

“孙管家,都是我的错,我给孙少爷祈福,孙少爷一定平平安安,渡过难关……”

看着苏曼丽一副软骨头的样子,萧凡不禁一阵的恶心。

“你们两个呢,马上给我跪下,别怪我没提醒你们,跪晚了,老子照样废了你们!”

说着就要动手去推苏曼玉,萧凡一个跃身直接挡在了苏曼玉的身前,一股强大的气浪直接将对方震开。

继承了医圣传承的同时,萧凡也继承了医圣的玄黄之气,一般人根本无法近身。

就在孙世恒震惊的时候,一名护士急忙跑了出来。

“病人病危了,马上要转到急救室,请在这个病危通知书上签字。”

孙世恒双手颤抖,孙家家主夫人都还在国外,这个字让他去签,的确有些沉重。

“等等,让我看看。”

萧凡手一挡,面色郑重的说道。

苏曼玉黛眉紧皱,连忙拉着萧凡说道:“萧凡,你胡闹什么,你懂医术吗?你就在这里添乱,耽误了孙少的病情,你担当的起?”

萧凡看了一眼苏曼玉:“我以前学过一些中医,也许我能救孙少。”

苏曼玉感到一阵的奇怪,她从来都没听说过萧凡懂医术,但萧凡的目光却十分的肯定,不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。

“姓萧的,你最好对你说的话负责任,要是你耽误了我们家少主……”

“我一命赔一命可以吧!”

“你那条贱命怎么抵得上我们家少主的命,你们全家人的命都比不上我家少主的一条命。”

萧凡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不然呢,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?”

没有办法,几人只能跟着萧凡走到病房,只见孙家少爷孙晓宇的全身缠满了绷带,就算是插着氧气,还是急促的呼吸。

整个人已经是濒死的状态,只要抽了仪器,孙晓宇顷刻间就能找阎王报道了。

萧凡刚要去触碰孙晓宇,一旁的主治医生连忙过来阻拦。

一脸怒火的说道:“你干什么,谁让你进来的,病人现在处于高危时期,你要是造成了病人的二次感染,你负责起这个责任吗?”

萧凡一转头,目光冷冽。

“以你们的手段,你们能确保一定能救活病人吗?”

实际上如果能救活孙晓宇,医院就不会下病危通知书了。

医院就是不想承担责任,才让管家孙世恒签字。

“不能,可是……”

不等主治医师邢伟民开口,便被萧凡直接打断。

“不能,你就给我闭嘴。”

“去给我取一套银针过来。对了,还有酒精灯。”

邢伟民看向了一旁的孙世恒,孙世恒无奈的点点头,到了这种时候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。

邢伟民不一会儿就拿来了一包银针。

萧凡拔出一根银针,点燃了酒精灯,在外炎上反复的灼烧,等到整个银针被烧红之后。

目光一冷,手臂微微一抖,直接飞入了孙晓宇腹部的一处大穴。

“飞针术?”

邢伟民不禁感慨的说道。

他曾经在一场中医泰斗的演讲会上,看过一位中医泰斗施展此术,但萧凡的手法跟那人相比,更加的干脆利落。

当银针刺在孙晓宇的皮肤上的时候,立刻形成了一个皱起,孙晓宇的全身一阵抖动。

“把他的绷带解开,按好他。”

几人没有办法,只好听从萧凡的安排。

慢慢解开孙晓宇的崩开,触目惊心,有些血肉甚至有些模糊,他能活到现在,在众人眼中也是个奇迹。

接着八根飞针迅速落在了孙晓宇的身上。

随着一阵清风吹过,银针并排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声响。

邢伟民目瞪口呆,震惊的喊道。

“锁魂九龙针!”

众人面面相觑,一脸懵逼。

邢伟民见众人不解,连忙解释道。

“所谓锁魂九龙针,是一种失传已久的古代针灸奇术,此针法相传是古代的一位神医至圣所创,在病人濒死之际,九龙针法将病人神魄锁住,传闻甚是可以从阎王手里夺命。”

接着邢伟民摇头说道:“我只是在一本古代的医书上看到过行针的大体状态,但从未见过有人施展,据说此等针法对穴位,深浅,力道要求极高,若非几十年行医经验绝不肯能施展。小兄弟却能如此娴熟,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。”

尽管邢伟民如此赞叹,孙世恒依旧是铁青着一张脸。

“什么神神道道的,能救了我们家少主还行,要是有半点的闪失,老子就拧下这个东西的狗头!”

萧凡冷哼一声,将手指轻轻的放在九根银针上面。

接着一股股的玄黄之气不断的涌入孙晓宇体内。

玄黄之气,乃是医圣一生所修精元,练到极致,甚至可以活死人肉白骨。

随着玄黄之气慢慢被催入对方的体内,孙晓宇周身的气血瞬间被激活。

原本整个人心脉全无,现在却逐渐有了呼吸,胸口几分起伏。

“这,这怎么可能呢?”

“这是奇迹啊!”

孙世恒失声喊出,不敢置信。

萧凡没有搭理对方,只是闭着眼睛,聚气凝神,玄黄之气不断打通几处堵塞的致命关隘。

大约两个小时之后,萧凡的后背已经湿成了一片。

和普通的救治不同,孙晓宇受的伤需要大量的元气修补损伤的机理。

所以萧凡所消耗的体力,精神力也不止一点。

而两个小时的时间,孙晓宇的体内的脏器逐渐愈合,体表受伤的皮肤肌肉也有了一定的修复,在皮肤上竟然生成了一层粉色的新肉,肉眼可见。

萧凡深吸一口气,取出银针。

孙晓宇慢慢睁开了眼睛,猛地起身,一口淤血喷出。

孙世恒见自己家少主醒来,连忙上前一把扶住。

“少爷,少爷,您活了,太好了,您知不知道吓死老奴了!”

孙晓宇深吸了一口气,看了周围人一眼,瞬间面目狰狞,第一句话便是。

“撞我的那个混蛋呢!”

“老子要杀了她全家!”

最新更新
继续看书